2016

2017/2/24

安玉的換工日記

“你覺得這裡時間過得快還是慢?”臨走前一天佳勳這麼問道。我很難說快或慢,日子就這樣流逝,現在回想起來當然很快,眼睜睜十五天一晃而過。可是在這裡的很多心境和感受到現在仍很鮮活地跳躍,在心裡眼裡嘴裡鼻子里,仿佛下一秒就會復甦,回到那個時刻。

在沒有啟用毯子和被子前,睡在小木屋裡很冷,雖然建甫有借睡袋給我,想念家裡的床。後來借了毯子和被子,暖多了。其他人好像比較抗寒,沒有像我一樣瘋狂收集被子。可能被子已經被我拿光了,沒得拿了,呵呵。最冷的那天晚上,大家回到小屋開始嗷嗷叫,還討論了台灣不同地區人們的耐寒指數,台北人感覺沒台中人怕冷。小哥想出了紙板擋風的方法。我還讓他留條縫,等會去上廁所。

一開始不太想進廚房。第一個讓我發憷的是需要生火的火箭爐,第二個是冰箱和旁邊架子上不知名的瓶瓶罐罐,有點不知所措。建甫教我如何生火,先用紙引火,再分級放木材進去。第一級最細,利於火燃起來,接著放較粗的第二級木材,最後是第三級主枝(最大,再添柴時也已這種為主)。我問他,一定要按順序嗎,他說是,不然火很難生起來。而且盡量用最少的柴就可生火,木材搭成三角帳篷的樣子,通風,也讓火集中。符合樸門精神。

煎豆渣餅總是需要很多人。兩位大哥跟我們吃飯的那晚,大家輪流在廚房翻豆渣餅。先是飛魚帥氣地翻了幾下,讓我們都躍躍欲試。我頭兩次沒有把餅整個翻起來,第三次它乖乖地騰空翻了個面,真是酷斃了,覺得人生圓滿。

我走的那天小白在做味增丸子,她切洋蔥的方法很聰明,可以切的很小。切片時不要一刀全切完,留一點讓洋蔥片不會掉下來,還是保持洋蔥原來的樣子。這樣可以切出很薄一片。然後,有一位戴眼鏡的大哥告訴我們如何磨刀,收穫滿滿。

有時候燒柴火的煙熏得我想流淚,做晚飯以後手和臉會有點黑,像大花貓。有些人是臉上一塊比較明顯的黑點,有些人是整個臉上灰灰的。一次小哥從廚房出來後,整個下巴都灰灰的,挺難洗乾淨。

在這裡吃到的糙米很香,芥菜、高麗菜也甜甜的,還有番茄,仙桃。我天天都會去看那顆仙桃樹,期盼它能掉下成熟的果子。沒事的時候去外面多走走,會尋到很多寶貝。像阿國那天早上從田裡扛回來的香蕉串,黃紅澄亮擺在桌上,真是天下掉下來的福利。還有釋迦。

我到的前幾天,曉琳做過幾次飯。她有一次做了個炒飯,裡面放了鳳梨,甜豆,胡蘿蔔,其他的我記不清楚了。又採了萵苣,我們用萵苣葉包飯吃,好酷的吃法,很有異國風。她說她的奶奶或外婆就這樣做過。有天晚上她說吃泡飯,配上她調的醬,很香。另外一次,我和她一起捏飯糰,對於做飯,她總是有一些創意的點子,令人驚喜。

有一天我是大廚,很刺激,因為第一次,還好有小白在旁邊幫忙,感到安心。

種龍眼的那位大哥,提起西安的麵食就讚不絕口,激動不已,眉飛色舞。他說那裡的餃子和麵條特別特別無敵好吃。我們煎豆渣餅的那個晚上,他想做豆渣餅版的炒麵,雖然一開始干煎不成功,費了挺長時間,但最後真的做成了炒麵,淋上醬汁,香香軟軟,是最好吃的豆渣餅。煮麵條的那個早上,大哥用餘火煎了一盤地瓜,佐以柚子醬和迷迭香,色香味俱全,很驚艷。

除了米和菜,豆腐,泡菜、咸菜、麵包也是自己做的。都跟我在外面吃的不一樣。下山的第二天,我出去吃飯時要了一碗泡菜,已經吃不習慣了。懷念山上的泡菜,一片片乾乾爽爽的,可以吃到紅紅的辣椒碎末,不太酸,菜本身還有一股清甜的味道。

山上的蚊子多,盯完腫個大包。他們說要跟蚊子溝通,我沒有跟蚊子說話,我跟我的包說話,希望它們不癢了,但還是挺癢的。

每次研究可以用什麼搽屁股時,大家都很歡樂,講到構樹、石頭、芭蕉葉,讓坐旁邊的大哥一度尷尬,提醒我們還在吃飯。構樹葉要用反面,正面扎扎的,刺痛不好用。

曉琳有許多有趣的工經歷,她在日本農場織圍巾,在馬來西亞認識了許多香草,還有她在加拿大考棉花和吃很美味很美味的奶昔,在紐西蘭滑雪。她還說起小時候被她欺負的弟弟,想去修行,和她晚睡的老媽。

有天晚上我們喝茶聊天,崇仁大哥給我們吃他親家母做的檸檬干,吃完滿口生津,還想吃第二個。他說這個要經過發酵,還要加梅粉和糖。龍眼林大哥不只種龍眼,還開過民宿,教孩子認識自然,他知道很多,也有許多有趣的故事。

飛魚在池上插秧的事情沒想到一波三折,這麼有趣。像政治糾紛,地方混戰,牽涉到地方勢力,許多人事。因為我們的田在水尾,取水就很被動。他都做好拿著睡袋到截水處拼命的打算了。他還說以前在山下,他要開電視才能睡著,來到山上就不用了。但是山上的夜晚並不寧靜—說到這裡,我開始大笑,其他人也笑了,因為有呼嚕奏鳴曲,哈哈。看來,我的呼嚕並沒有因為我來到山上就消失。

爆水管的時候,會有一種中獎的“驚喜”(驚嚇)。

有一個暖暖的下午,我們在篩土,談到了性,自慰的一些事,覺得神奇,這類話題並不容易與別人交流。

在這裡我還知道了月亮杯,斷食,一天兩頓…好多新鮮事。真的要一天三頓嗎?還是餓了再吃,有時候我真的沒意識到到底自己真正需要吃多少,只是想吃,覺得應該吃。

那天我們篩稻時,建甫給我們演示了如何鑽木取火,拿著拉弓的工具來回扯,真的有煙冒出來。

聽台灣人說大陸的事,覺得神奇。每個人眼中的大陸都不一樣。不管是好是壞,都讓我對自己從小長大的土地多了一份認識。

在這裡認識很多人,做事利落,古靈精怪的小白(常常會莫名大笑,小哥的綽號就是她起的)、遊歷滿滿,酷酷的曉琳(跟她學會了如何泡兩個小時以上的溫泉,那天晚上泡地很舒服,整個人都要融化了)、愛講故事,走譐譐教誨路線的老師(雖然塊頭大,但脾氣很好,他說在這裡的生活,這種簡單的生活,就很完滿了,但是年輕人還是會出去,去體驗愛恨情仇,體驗人生冷暖,多一份滄桑。對我來說,我還要學很多東西,去看這個世界,找到能發揮自己天賦的生活方式。領走時送我了一袋米和兩顆巧克力,我拿了糙米,阿國只能拿白米啦)、老靈魂小哥(他的口頭禪是“讓我想一想”,喜歡打坐和太極。關於那個“小姐,小姐,你踩到我的腳了”的事,笑死人了)、喜歡種菜的阿國(臨走時帶了三盆花草,一路上不容易啊)、認真能幹,很會做事的換工大哥(會針灸,教我拿鋤頭的省力方式)、溫和沉靜的佳勳(跟她聊占星,水晶,很開心,她給我的巧克力起士條好好吃)、同樣溫和卻很愛笑的建甫(被老師戲稱小鮮肉,跟飛魚一樣想做山裡的野孩子,自由地遊走徜徉在自然中)、搞笑,疑似原住民的飛魚(老師說他是大俠,講起故事來好好玩,動作形象)、被誤認為學生的靖雯(她借給我的藍色橡皮筋,我拿走了)、超喜歡吃麵食的大哥和給我們吃檸檬干的大哥,天天上山下山的千文(很用心的記住了草團、土磚、塗層的比例,以後會蓋自己的房子吧)、借我毯子的芳儀(我們都去香港玩過)、穿著很帥工作服的鏗文(他和佳勳向我推薦「神探夏洛克」)、會說越南語,廣東話,台語的毛毛……
在這裡,我再一次學會珍惜。食物要經種、收、採、洗、料理,才能被我們吃,還要砍柴生火呢。熱水得來不易,真的要天天洗澡嗎?許多事情沒山下方便。我現在在山下,享受方便,希望自己不要忘了珍惜。不過有一天煮湯的時候我把原來剩的蘿蔔湯倒了,罪過。

我回到宿舍,推開門,乾淨整齊的屋子讓我有種不真實感,好像離開了好久,都不知道房間什麼樣子了。我在想這個學期我要怎麼過,還有,我要繼續簡單的生活,減少浪費,多吃素菜少吃肉。我害怕我會忘記珍惜,回到以前的慣性,抵制不了誘惑,吃很多肉,或是跟別人說我吃素了,好煩。面對改變,總是會被自己的設想給嚇傻,感到焦慮。於是我去買了很多吃的,吃得很脹,看了很多電影,好像這樣就可以不思考了,生活就不用繼續了,任性地想,地球毀滅就毀滅吧。

第二天醒來,整理了心情,知道自己逃避不了,知道當下的每個決定都影響著自己,別人,環境,我需要改變。也繼續願意相信自己以後可以有一塊田,種上許多花和樹,找到自己想做的事,過上半農半X的生活。

謝謝這段特別的經歷,謝謝我遇到的每一個人,祝一切都好。

賀安玉

2017.2.21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