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2012/10/9

WWOOF環島第一站 – 野蔓園 part.1

兩個星期,遠離舒適圈,從未體驗過的生活,與不同人的交談,收穫遠超過當初所預期。

“這些在自己動手做時可以體驗到的樂趣,我們不但把這快樂的經驗拱手讓人,還必須用辛苦賺來的錢購買成品,這不是很矛盾嗎?”


我不是相關科系,家裡也沒有田地讓我當個返鄉農人,為什麼要來換工當WWOOFer,這是與人交談常常被問到的問題。我想找尋我喜歡的生活方式,了解食物的來源,親近大自然,越過媒體的渲染親自去接觸這些默默耕耘保護土地的人。

環島第一站選在位於紗帽山上的野蔓園,除了離家較近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體驗自給自足的生活。看過一些之前換工的心得和野蔓園網誌上的簡介,大概了解到與一般農場的相異之處,應該可說是個實驗園地和實踐樸門生活的地點。 先前就曾在網路上得知一些樸門的資訊,在國外已有非常多資源可以研讀,而國內也有一群人在推廣,詳細內容在此就不多加贅述,只引用維基百科的一段敘述:

“樸門是一套設計人類聚落與多年生農業系統的方法,它從自然界中找尋各種可仿效的生態關係。它起源於澳洲生態學家比爾莫利森、大衛霍姆格倫及其夥伴在1970年代所出版的一系列刊物。這個詞是由「永久的」「農業」,或「永恆的」「文化」所構成。 它的目的是藉由迅速培訓許多人,讓他們了解一套核心的設計原則,而有能力設計自己的環境,並建立起能夠自我維持的人類聚落,這新型態的社會將減少人們對於工業化生產和分配系統的結構性依賴,莫利森認為社會對工業化體系的依賴,造成地球生態系統全面而徹底的毀滅。”

下了公車,涼亭裡的阿公和大叔就熱情地叫我過去喝杯茶聊聊天,短暫的閒聊後便啟程前往野蔓園。
到了園區,見到了小U還有保姆梅子跟狗狗大黃,包包放下便開始第一個任務:拌醬油。 沒錯,醬油也是自家釀造。接著遇見了農場主人亞曼,打過招呼後,梅子便教我如何澆花。拌醬油和澆花算是早上的固定行程,澆花尤其是門學問,水量的多寡、植物的特性,還要野放些跑進盆栽內的非洲大蝸牛,且留意周圍的南瓜或絲瓜們是否開了母花以便幫她們授粉。



中午用餐,亞曼帶著我們在園內找尋食材。在這裡,想吃東西就得自己去菜園裡找,而有別於一般農家井然有序的栽種方式,這邊的食物種植有著更多微妙關係,包含了互利、忌避等不同考量,加上樸門螺旋花園等概念所組成。亞曼說:來這裡要先學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會認識、找尋食物,還要會煮東西。

嗯,老實說我來之前最擔心的就是煮東西,畢竟老媽太會煮了,讓我從來沒有想要進去廚房搗亂的慾望。不過經過這次的換工以及想要成為型男主廚的念頭不停萌生,之後一定要好好磨練廚藝啊!

但是我也發現只要食材新鮮即使只有盡到煮熟的步驟,也是非常美味。


野蔓園並沒有瓦斯,所以烹調必須靠火箭爐,因此砍材劈竹生火都是必備技能,料理後的餘溫還可以用來燒開水,草木灰還可作為肥料。


再來是我們住的地方,由回收舊木材所搭建的自然建築,雖然風味十足,
但來參訪的小朋友卻驚呼:哇有鬼屋。


左邊是我們洗澡和小便的地方,只有冷水洗。右邊是堆肥式廁所,剛開始有點不習慣,但後來還蠻喜歡的,除了要躲避蚊子的襲臀外。


       
說到蚊子,可以說是此處的挑戰之一,當兵期間我自認對蚊蟲叮咬無所畏懼,不過當來到一個防蚊液也失效的空間時,只能向蚊群們屈服。其中一次摘柚子之旅,起初天真的以為長褲長袖配涼鞋即可,殊不知摘了兩三個回合就逃去換了一身東瀛武士裝。

  
亞曼說要和蚊子溝通,於是我和她們達成了共識,血你吸,但不要讓我有感覺。不知是否心裡作祟,後來被叮都像被打過麻藥般沒什麼感覺。也多虧了蚊子讓我認識到手香這株植物,亞曼當時看我被叮得慘不忍睹,就叫梅子帶我去拔到手香,撕碎後揉一揉將汁液抹在叮咬處,效果還挺好的。 


這位是野蔓園的烘焙王,傅大哥。我來的第二天傅大哥就教我們認識天然酵母和培養的方法,野蔓園星期二、五都會賣窯烤麵包,食材也是園內當季的作物。當天也體驗了麵包的製作和販賣,好吃又健康啊!

在軍中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不讓你有提問或質疑的空間。
在這,你要盡情發問、仔細的觀察,遇到問題也得自己想辦法解決。

現在許多環境議題都跟日常生活、消費模式緊緊相關,
反對的口號人人都能喊,不過可以落實在生活上的到底有多少?

我不確定我可以做到多少,但是我開始嘗試過這樣的生活。


-哲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