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2012/10/12

關於在野蔓園(三)

最後,跨過前篇所列舉有趣的提問線索,或許有些有趣的事情可以分享。

在野蔓園的夜讀生活中有些相關的認識:

(1) 石磊部落的羅傳道因為妻子身罹三種癌症,轉而尋求不施藥的有機,再轉向自然農法;
(2) 日本青森的木村秋則阿公因為老婆對農藥嚴重過敏(,又讀了福岡正信的《自然農法》),嘗試自然栽培,在長期沉潛與巨大挫折中,最後「照顧」出切片兩年不會氧化的蘋果,激勵了日、韓以及多國的青年農夫;
(3) 我們下一站AVATA的主人因為身體健康因素,到國外取經學了「魚菜共生」模式;
(4) 亞曼因為身體健康的因素,先後到印度、中國學自然療法與中醫,經過長期的嘗試,目前在台灣建立樸門的節點。

另外,關於農業作為新舊生活方式的基礎:

(1) 在歐洲開始茁壯的生態社區、慢城、永續城鎮;
百用老圖─英國山城托特尼斯



(2) 在世界各地開展的CSA(社區協力農業);
(3) 里山(意為日本接鄰群山的平原) 倡議中,作為林務局與各基金會合作的努力方向;

官田水雉菱角田


 貢寮水梯田




(4) 在國際小農革命的架構下(,在台灣的實踐中),浩然基金會與台灣農村陣線合作的 小農復耕計畫
歷坵小農復耕



(5) 都市農業,包括科學家推動的摩天大樓農場、魚菜共生系統、樸門許多面向之中的一個實踐。
 摩天大樓農場


(6) 其他游耕、狩獵、採集的非主流文化範型。

這些比較著名的案例,似乎可以對應到第一篇中談到的「我們共同面臨的挑戰與契機」。

糧食是文化的基底、是文化的核心,所以──如果缺乏對自己所吃食物的理解,就不能從更全觀的角度來理解自己與自己所處的世界。雖然我覺得這個文案超像八股結尾,但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一股腦栽入這個迷人的世界。(其實是假借栽入的名義行旅遊之實?)
 
-小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