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2012/10/18

2 Years


2012/10/13是踏上野蔓園這塊土地滿兩年的日子。

不知道已經答應亞曼幾次說要交心得給他,
卻一直食言,如果我是小木偶的話,鼻子大概已經長到跟玉山一樣高了吧。

翻閱兩年前剛開始的兩三個月的流水帳日記,那是一段農場生活與體制外教育相交錯的歲月。


兩邊的生活交相刺激著自己,那是決定讓自己至少在野蔓園待上一年的關鍵點。


流水帳日記本封面印著降龍十八掌五個大字,


拿這五個字來解釋自己在野蔓園的收穫,似乎頗貼切的。
在野蔓園所學到的價值觀與生活技能和模式,
讓自己可以有點什麼得以遵循進而能去面對工業化革命後所形塑的妖魔鬼怪,
更讓自己的教育信念更具體與清晰化。
這些絕不僅是18掌而已,那是做為一個地球上有思考力的人類一種全面的生活能力。

已經來野蔓園實習三個月的梅子,
說著他不曉得如何回應他人自己為什麼會來野蔓園這類問題的困擾。
那也曾是自己的困擾。
我說那是一種了解自己的過程,
隨著時間的沉澱與對自我了解的增加,
不同時間點的答案都不盡相同,
然而答案的不同並不代表著初衷的變動,
這些答案彼此間並沒有衝突,
是奠基在同樣的初衷之上的,
如果你仍保有自己的初衷。

「好玩」是曾用了頗長一段時間的答案,
「責任」是現在的自己會用的答案。
  那裏頭有對自己的責任、對栽培自己的人事物的責任、對傳承的責任......
幾方的責任加總一起,加上剛展開的菸酒生生活,
讓自己這一個多月來的生活到一個極致,
於是每件事都沒有做好也累翻自己,
我知道自己得重新調整自己的步伐。

在這樣的一個時間點,
我想要謝謝梅子,
在梅子的身上我看到了許多跟自己相似、自己所欣賞、自己所不足的特質。

我想要謝謝亞曼,
謝謝亞曼把我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小鬼拉拔成現在有這麼多自己想法的大小鬼。

我想要謝謝生命,
謝謝這份生命讓我有這麼精采的生命經驗。

我知道自己會繼續走在半農半X的路上。

小U 



沒有留言: